枫林夜助孕网
选择我们,没有遗憾
服务项目
图文展示
代孕信息
当前位置:主页 > 代孕信息 >
小说:那天,我代孕了,丈夫阴冷着问道,孩子
来源:http://www.flyyy.cn  日期:2019-09-10

  看到岑希像个破布娃娃一样,蜷缩在角落里,早已没了他厌恶的高高在上,顾逸尘觉得解气。

  他就是要亲手撕碎她的趾高气昂,就是要让她知道,他顾逸尘不是她能得罪的起的,既然有胆得罪,就要有本事承受后果。

  “岑大小姐,怎样,在这里住的还习惯吗?”

  他阴阳怪气的声音,让岑希猛地抬头,跌跌撞撞的来到他身边,用从来都没有过的低三下四祈求他。

  “顾逸尘,求你,求你放了我……”

  “求我?”顾逸尘感觉到很不可思议。

  不过才一天时间,从来都牙尖嘴利跟他对着干的岑希,居然低声下气的求他?

  虽然这是他乐见的,但是这改变也未免太快了。

  黑眸危险的眯起:“岑希,你又想耍什么花招?”

  耍花招?

  是啊,在顾逸尘的眼中,她岑希从来都是蛇蝎毒妇,放她出去之后,睚眦必报的她一定会对他最心爱的岑心雨下手的。

  “我什么也不做……”岑希定定的看着他:“我发誓,我出去之后不会动岑心雨半个手指,不然随你处置!”

  呵!

  顾逸尘对她的誓言嗤之以鼻:“誓言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笑的从西,尤其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。”

  岑希知道自己顾逸尘从不信她,可是她必须尽快出去,不然孩子可能真的保不住了,但是又不能让他知道,她已经代孕了,不然等着这个孩子的只有……死路一条!

  思来想去,岑希开出了这样的条件:“你放我出去,我把肾捐给岑心雨。”

  只要出去,她会找证据证明岑心雨一直都在骗他。

  “呵!”顾逸尘蔑笑:“岑希,我从来不知道你原来这么天真。”

  明明眸中带笑,但是薄唇里吐出的字眼,却是那么嗜血“你以为如今小说:那天,我代孕了,丈夫阴冷着问道,孩子我想要你的肾,还需要你同意?”

  明明听懂了他的话,却还是不死心的问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  “我的意思是……”掐着她才不过一天,已经消瘦的下颚,顾逸尘一字一顿:“你的肾,两天后就不是你的了!”

  “你……”岑希浑身抑制不住的颤抖,眼泪再也控制不住:“认识那么多年,我好像今天才真的认识你,原来你比我想象中还要狠!”

  她竟然哭了?

  看着她顺着苍白的脸颊簌簌而落的眼泪,顾逸尘有片刻的恍惚。

  如她所说,认识那么多年,她什么时候哭过?

  一次也没有!

  跟岑心雨相比,她就好像是石头做的,生来就没有眼泪的,可是现在她却哭了……

  心里有一瞬间的异样划过,也只是一瞬间而已,快的让顾逸尘根本就来不及细思究竟是因为什么。

  无视她的眼泪,顾逸尘临走前留下一句:“比狠,我远不及你!”

  看着他无情而去的背影,岑希失控的大吼:“顾逸尘,别逼我恨你!”

  “我不在乎!”

  不在乎……

  对岑希来说,没什么比这几个字更狠了!

  疼痛蔓延四肢百骸直达心底最深处。

  此刻岑希恨自己,为什么要那么爱他,不爱是不是就不会痛了?

  肚子整整疼了两天,这两天对岑希来说,每一分,每一秒,都是煎熬。

  逼仄的地方,无人问津,因为顾逸尘把她关进来的时候,早已准备了一箱面包和几瓶矿泉水。

  她想,如果不是需要她的肾,估计会让她在这里自生自灭。

  疼痛让岑希疯狂,她不要命似的往嘴里塞着面包:“宝宝,妈妈多吃点,你是不是就不会离开我了?”

  不是说营养不良也会导致流产吗?

  那她多就多吃点东西!

  “咳咳咳……”

  在她被噎的喘不过气来的时候,门开了。

  顾逸尘站在门口,像一个掌控她生死的王者一般,对她说:“两天时间到了!”

  岑希想起他说过,两天后会强行摘掉她的肾。

  定定的看了他半晌,平复了呼吸的她没有反抗,起身走到他身边很平静的说:“走吧!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一路上,顾逸尘都暗中观察面色平静的岑希,按理说她不该这么平静。

  在岑希一路平静中,车子到了医院。

  车门打开之前沉默了一路的岑希开口了:“顾逸尘,你做过令自己后悔的事吗?”

  剑眉微蹙:“什么意思?”

  她今天反常的太过诡异。

  岑希目视前方,仿佛自言自语:“我做过,做了十六年!”

  说完,在顾逸尘眉头越皱越紧中,她下了车,平静了一路的她,突然狂奔。

  “该死!”回过神的顾逸尘也赶紧下车:“岑希,你给我站住。”

  岑希哪会听话,脚下步子更快。

  她之所以不反抗不过是为了麻痹顾逸尘罢了,不然哪会有机会这么轻易的逃开。

  她捂着肚子,一路狂奔出医院,抬手招了一辆出租车,就在她一脚踏进车里的时候,顾逸尘追上来了。

  “你放手!”岑希上海试管婴儿要多少钱甩着他拽着她手腕的手:“顾逸尘,你放开我!”

  顾逸尘哪会放手,岑希没有办法,低头在他的胳膊上,狠狠咬了一口。

  顾逸尘吃痛,用另外一只手,狠狠的甩了岑希一记耳光:“岑希,你最好给我老实点,不然我要你好看!”

  不顾岑希的反抗,他把岑希拽下车,往医院走去的一路上,引来了很多人的围观。

  生拉硬拽的岑希几乎是被他拖着进了医院,没有任何不舍的交给了早就等在一旁的医生护士:“带她进手术室!”

  “顾逸尘你根本就是个白痴,被一个女人耍的团团转。”岑希咆哮:“岑心雨根本就没有病,你被她骗了!”

  “呵……”顾逸尘不屑的笑着:“这个时候,你说出这种话,觉得我会信吗?”

  说完对那些医生护士摆手示意。

  那些医生护士得到暗示,把岑希抬上移动病床。

  “放开,你们放开我!”

  她觉得自己此刻就好像是一条待宰的鱼一样,那种无论她怎么挣扎,都逃脱不开的无力感深深的把她席卷。

  “顾逸尘……”

  声嘶力竭的叫着他的名字,他就好像听不见一样。

  突然,岑希感觉到身下有一股热流涌出,她蓦地停止了反抗……

  鲜血瞬间染红了岑希白色的裤子,大片的红,顾逸尘自然看的见。

  她身上的裤子是去地下室接她的路上给她买的。

  之所以会买白色,是因为在他的印象里,她的衣服白色的居多,所以他选择了白色。

  或许连他自己都没发现,他居然会在乎她的喜好。

  原本的纯白此刻猩红一片,一红一白,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  那么多的血,顾逸尘不是没有常识。

  “站住!”

  他阔步向前,抓着停止了一切挣扎,双目涣散的岑希的手腕,质问:“你代孕了?”

  岑希没有说话,连看都不看他,望向天花板的目光没有焦距。

  顾逸尘又问:“孩子是谁的?”

  距离他碰她,不过才两天的时间,孩子绝不可能是他的。

  她居然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!

  愤怒瞬间把他席卷,他掐着她的下巴,迫使她看着他:“我问你话呢?”

  可能是下巴上的疼痛让岑希有了反应,她祈求:“顾逸尘,救救我的孩子,求你了,救救我的孩子!”

  “救你的孩子?”顾逸尘冷笑:“岑希,你大概是忘了我说过什么,我说过会让你尝尝失去孩子的滋味,我自己的孩子我都不在乎,这个不知名的野种,你觉得我会救他?”

  “他不是野种,他是你的孩子!”岑希近乎咆哮。

  “我的?”顾逸尘咬牙:“岑希,你真当我是白痴吗?在此之前,我不记得有碰过你半个手指!”

  想到他背叛自己,他就恨不得掐死她:“再问你一遍,孩子是谁的?”

  此刻满腔的怒火,他以为是岑希挑战了他身为男性的自尊心,等他幡然醒悟的那天,才发觉根本不是!

  岑希没有回答他,而是开出条件:“只要你救了我的孩子,我不仅会给岑心雨捐肾,还会……”

  她停顿了下,才看着他的眼睛,一字一顿:“跟你离婚,成全你和岑心雨。”

  她居然要跟他离婚?

  过去的三年里,无论他做什么都不愿离婚的她,为了这个野种居然要跟他离婚?

  这么在乎这个野种,是不是间接的表明,她很在乎这个野种的父亲?

  本来就怒不可遏的他,突然有种想杀人的冲动。

  “岑希,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!”漆黑的眸盈满嗜血的光芒:“你没资格跟我谈条件!”

  把她一甩,残忍的对医生护士道:“手术照常进行,另外把她肚里的野种也给我做掉!”

  “不……”岑希大吼:“顾逸尘,你敢!如果你敢拿掉我的孩子,除非今天我死在手术台上,否则只要我还有 一口气在,绝对不会放过你的……”

  关闭的手术室,阻隔了岑希的咆哮。

  顾逸尘脸黑的等在手术室外,二十分钟后,手术室的门开了。

  只见浑身是血的岑希,手拿手术刀,像一头受伤的猛兽一样,朝着他冲过来。

  “顾逸尘,你如愿了,你不是要让我尝尝失去孩子的滋味吗?拜你所赐,我尝到了,这滋味我岑希永生难忘!”